五星级老公笔趣阁无广告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笔趣小说网
笔趣小说网 历史小说 武侠小说 都市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综合其它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免费的小说 乱卻之渊 滛母计划 豪郛师恩 神雕传奇 遮天歪传 富豪生活 蔷薇花开 错位情缘 莁山艳史 风流村官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笔趣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五星级老公  作者:李临 书号:28335  时间:2017/7/6  字数:7188 
上一章   ‮章四第‬    下一章 ( → )
  “老板!”晓依从座位上跳起身,扑向面而来的符震雷。这几天她一直睡不好,总是一大清早就跑到办公室等他,如今她终于等到他了。“我已经等你一个星期了,你出差好久喔!”

  看到她那雀跃的表情,符震雷原本练习好的台辞全被打了。“呃…”出差是符震雷避不见面的借口,听她这么说,他真不知该说些什么。

  “八天前,你亲我…”

  一见面,她就宣言不讳的将他最不想听的话说出口,害他的眼睛不自觉的又瞟向她不施脂粉的俏脸,和那粉红色的,让他好想咬一口喔!

  “呜…好痛,你干嘛咬人呀?”

  耶…他居然真咬了她?天啊!他八成是被太阳晒昏头了,虽然太阳一点也不大。

  “我不是叫你忘掉这件事吗?这是惩罚!”他故意板着脸说话,可天晓得他有多心虚。

  晓依没开口说话,五官全挤在一起,就像颗好吃的包子…

  不对!她可是个碰不得的女人,他怎么老想着要吃掉她?他一定是发烧了,而且还烧得头壳坏去。

  她开口说话了。“以前碰到问题,我总会跟妈妈商量,现在妈妈生病了,我不想让她担心,所以我改问童童。现在你说不能告诉别人,那我该怎么办?”

  “还有,为什么你要亲我?亲了我之后为什么又那么生气,还说我騒扰、勾引你呢?我真的没有哇!你这么说,让我好难过…我只要一想到你亲我,身体就会变得好热…我是不是生病了?”

  晓依的问题如水般涌来,几乎将符震雷淹没。

  她仍继续问:“在外头的所有状况晓萼都会先在家跟我排演一遍,所以不管遇到哪种事,我都知道该有什么反应,这样别人才会觉得我跟他们一样,都是普通的平凡人。可是我们两个发生的事,晓萼没跟我练习过,所以我…”

  “等等!”符震雷深了口气“什么叫做‘普通的平凡人’?”

  难道她不是吗?“我不知道能不能告诉你耶!”她竟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一般,双手掩着红扑扑的双颊,憨憨的对他傻笑。

  “不…不会吧?”难道她真的是外星人?他伸手摸摸她的前额“好烫喔!你生病了。”

  “你也认为我生病了喔?我就说嘛!”

  符震雷愣在原地,没想到她这个小笨蛋竟然把他的话当真了。

  “哦…你真的很幽默,我认输了,饶了我吧!”他举双手投降。

  她皱着眉,很认真的说道:“我是真的不懂嘛…唔…”符震雷受不了的以堵住她的小嘴,以制止她继续问让他头痛裂的问题。

  她的小手在空中挥舞许久,最后挥累了,只好软软的搭在他强壮的肩膀上,无奈的合他在自己口里霸道狂肆的翻搅,身子几乎化成一摊水。

  终于,他离开了她的檀口,由她蒙的小脸往下梭巡,岂料她那身花花绿绿的廉价衣服,破坏了他原本美好的心情。

  她抬起被他吻得头昏眼花的脑袋.“为什…”

  “还问!”他打断了她“你只要再问一个问题,我就再亲一下!”

  浑身发软的她无力的往后跌坐在地板上,幸好地板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而符震雷整个人向后退,离她三尺远之后才开口。

  “亲你两次虽然是个错…”

  “三次。”她开口更正他的错误。

  符震雷瞪了她一眼。“不管几次,重要的是,亲吻对现代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要不怎么会有一夜情、援这些东西?所以你也别太在意了,听懂了没?”

  见她还是一脸有听没有懂的模样,不让他又叹了一口气。

  “接吻…不是只有男女朋友才会做的吗?”她又害羞了。”小说都是这样写的,而且,那是人家的初吻…”

  “初吻?不是吧…哦!对了,你是指我是第一个亲你的男人,是不是这样?”

  晓依有些迟疑,不过她还是笨笨的点了头,然后又问:“你不喜欢我吗?”

  “我…”他又被她的问题吓得愣住了“我不是来跟你谈这些的。”

  他到底要说什么啊?晓依叹了一口气“妈说的话果然没错,一般人真的很难跟我沟通。”

  “又在胡说八道了。”他被她逗笑了,她一定是在演戏,因为一般人不会那么笨。

  “真的啦!”晓依气鼓鼓的双手叉“要不然你为什么都听不懂我的话?而且,我认真说的话却让你笑得像疯子…难道…

  …你的神经病又发作了?”

  符震雷的笑容僵在脸上“你听好,我是百分百的正常人,没有神经病!”

  “生这种病的人,通常不会承认自己不正常。”她很确定他有神经病。

  “你再这样下去,我们要沟通到民国哪一年?”他一脸的无奈。”可不可以别搞笑了?”

  “搞笑?”她一副无辜的表情“我没笑啊!”“拜托…”他从没见过生活智商这么低的人,以前没有,以后也一定没有,他确信。

  “拜托什么?你得说出来,我才知道有没有能力帮你啊!”符震雷不发一言的掉头走向属于自己的大办公室,他和晓依的办公室只有一墙一门之隔。

  晓依满腔热情的跟着他。“你不说话,我怎么晓得要帮什么忙?是不是非常困难,担心我做不到?”“闭嘴!”他已经被她搞得—个头三个大。

  苞她相处特别容易情绪激动,不是笑到不行,就是气到顶点,再不就是像现在,他一面想摇摇她的脑袋,叫她清醒一点,一面又想狠狠着她,蹂躏那口甜蜜的柔软,掉她那身可怕的衣着。

  对了!既然她那么爱演戏,他何不陪着演一回?让她见识一下特选王牌超级经纪人不只会培养大明星,本身还是个演戏高手。

  “晓依…”符震雷一脸“令人酥到骨子里”的笑容,缓缓近她。

  大概是被他的表情吓到了,晓依瞪大了眼,呆呆的看着他以长指扣住自己的下巴挑逗拨弄…

  “我…我的腿…”她的骨头真的酥了耶!

  符震雷的笑声自她头顶传来,下一刻她已落人他宽大的怀抱,两人在长型沙发上。他的手忙着扒开她的衣服,以缓慢的摩挲唤醒她体内感的因子。

  “你的手…”

  “你真会演戏,”他啮咬着她的耳垂“连我都几乎要相信,你是个毫无经验的小‮女处‬。”

  “我…是…”

  “嘘…别说话,好好感受一下…”

  在他低沉嗓音的哄下,晓依仿佛飘上了千里白云间,随着他长指的拨弄,有时呻、有时微

  当他火热的吻烙在她感柔腻的峰顶,那微带着刺痛的酥麻感让她不由自主的弓起身子,发出宛若小猫般的低泣。

  符震雷不经意的瞟向办公桌,发现时间已是上班时刻。向来不在工作时间搞花边情事的他,头一回觉得自己的行为举止可笑。

  他还不愿破例,即使她的身子如此柔软香甜,引他向下沉沦。但是够了!今天的游戏到此为止。

  “上班了。”他离开她,声音听来有些颤抖。

  半的晓依完全沉溺在刚才全新的体验中,那股莫名的燥热感仍旧在她身体里盘旋。那香滑细、曲线优美的身子,被他火热的目光一扫,感的泛起一抹嫣红。

  他的眼睛膜拜似的投向她少女的间轻声低叹“你是如此感、如此热情…为什么天还不黑?”晚上才是他释放情的最佳时机。

  “天…黑?”她嗓音嘶哑的呢喃。

  “你还在演?莫非…你是想借着会计的职务,夺得飞上枝头当明星的机会?”果然不能轻易的相信人。

  晓依学他叹了口气。“你的话好难懂,从没有人对我这么说。”

  “我这么说吧!”她既然爱演,他就陪演到底。“我不会对自己的员工或手下的明星出手,除非是一夜情,玩完就一拍两散,各不相干。”

  “一夜情?”

  这名词让晓依觉得既危险又刺,虽然她很害怕,很想断然的拒绝。可是,当他独特的气味浓浊的充斥在她四周,拒绝的勇气便化为烟尘,向缥缈的虚空飞散,让她情不自的点了头。

  看到她的反应,他好讶异“难道你…要跟童玲分手?”

  她睁大蒙的双眼。“这跟童童有关系吗?”

  “呵…脚踏两条船吗?胃口真好。”他伸手掐掐她尖削的下巴,突然觉得没吃她的胃口了,他并不是以游戏人间为业的人。

  “我们浪费太多时间了。”他放开她,而后背转过身,好让她整理仪容。只是,十分钟过去了,她依然是着白皙的身子,如一座白玉雕像似的定在原地不动。

  “晓依!”他轻唤一声“该上班了。”

  “哦…”她漫不经心的套上那花花绿绿的衣服。

  唉!又成了俗不可耐的菜市场欧巴桑,真碍眼。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又让他想人非非,符震雷心中如此想道。约莫又过了五分钟,她还像铜像一样的站在原地发愣。

  “又怎么了?”他开始不耐烦了。

  “我有一个问题…”

  他想也不想的便打断了她“不准问!”

  无视于他狂暴的怒意,她仍旧一股劲的抛出问题。“你为什么又亲我?又为什么要我跟童童分手?”她咽了咽口水。

  “还有,为什么要叫我‘晓依’,你应该称我‘雷小姐’才对呀!还有…”

  “你的问题一直都这么多吗?”他伸手发疼的太阳

  晓依认真的想了想“只要是我没碰过的事,通常都会有很多问题,而妈妈他们会轮回答我。”

  “他们是谁?”他忽然发觉,有时一个人天真无得太过分,看起来真像智能不足。

  她笑得好灿烂“就是妈妈,晓萼,晓姗,晓男和童玲五个人呀!”

  哦…他们有五个人轮番上阵,而他却要一个人孤军奋斗?这还有天理吗?符震雷真想仰天长啸。

  见他不说话,她笑着说:“你没办法回答啊?那我回去问他们好了。”说着,她便拿起桌上的话筒,准备拨电话;符震雷赶忙抢下她手上的话筒“等一下,先把话说清楚!”

  “说什么?”他干嘛那么紧张啊?“你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好让狗仔队跟拍我,再以受害者的姿态向大家哭诉,想坑我一笔对不对?”

  对!一定是这样,晓依心狠手辣、下手绝不留情的行事作风,他在遇见她的头一晚就尝痛不生的滋味了。

  “可以这样做吗?”她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这样也可以赚钱啊!

  哟…演技还真不是普通的湛,简直可以去角逐最佳女演员奖了嘛!

  “你这么做是没用的,我可以反咬你一口,说你同时跟两个人交往,根本就在玩我。”他得意洋洋的说道。想跟他斗,她还得很呢!

  “同时跟两个人交往?”她眉头皱得更深了。

  “还装?就是童玲跟我呀!要不然,你马上跟童玲断绝关系!”提起“三角关系”的对手,一股浓浓的醋意便在他的中扩散。

  “我为什么得跟童童断绝关系?”他真是莫名其妙耶!“我不要!”

  “不要?不要干嘛引我亲你?”

  “我…我…”她真的迷糊了,难道有了童童就不能跟别人交往?“说不出话来了?要是不想失去童玲,那你最好把我们之间的一切当作秘密,谁也不能问。”他出一个恶意的笑容。

  “秘密?你是说…我们做的全是不可告人的秘密?”晓依提高了声量。

  “很高兴你终于懂了。”他以冷笑回应。

  “如果这种事是秘密,为什么外头还有教人爱技巧的书?”

  “雷晓依,你知不知道‘羞’两个字怎么写?你想把你的情史图文并茂的印成书吗?对不起,我恕不奉陪,去找个肯当你书的男主角吧!”

  听他老羞成怒的大吼,晓依也跟着哇哇大叫“人家只是问个问题而已嘛!如果不想回答我,就让我回去问别人嘛!我既然答应你不把我们的事拿去问妈妈,那你就该给我答案,鬼吼鬼叫的干什么呀?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耶!”

  “说完了没有?”他的声音听起来好冷。

  “你叫得那么大声,害我耳朵嗡嗡直响,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她的小嘴翘得高高的“我说完了。”

  “说完了?”符震雷深一口气,不断提醒自己要保持冷静。

  “是呀!”她点点头“我现在可以问问题了吗?”

  符震雷崩溃了。“快去做你的工作,不然我要解聘你,把年薪讨回来!”

  他气呼呼的将她推出门,当着她的面将门“砰!”的一声用力关上。

  符震雷懊恼的在房内踱步,不断提醒自己要冷静,他是见识过大风大的男人,绝不可以被一个怪女人搞头绪。

  虽是这么想,可只要一想起那双含泪的眼,以及写满指控的悲戚表情,他的良心就非常不安。

  “好吧!跟女人道歉真的不算什么,毕竟是我自己口气不好,跟她道歉是应该的。”犹豫了一会儿,他终于鼓足勇气,推开眼前的门。

  才刚推开门,他就发现地上一团花花绿绿的影子正剧烈地动双肩,双手还掩着小嘴,不想让呜咽声被人听见。

  “晓依。”

  听到他的声音,她躲得更远了。

  “晓依。”

  拍开他搭在她肩上的双手,她仍垂着小脸,伤心的低泣。“对不起,我的口气太差了…因为你的问题实在太多,我没办法回答…”

  他的话让她终于抬起泪如雨下的小脸,噎噎的望着他.看得他好不忍心。也在这一刻,他开始相信她并不像他所想的那样,是个唯利是图、充满心机的女人。

  “为什么你的问题那么多?”符震雷捧起她的小脸,为她抹去脸上的泪痕。“为什么哭得如此伤心?”

  “哇…”她像个受尽委屈的小孩似的,眼泪不停的奔

  符震雷笨拙的她的秀发,将她揽人自己宽阔的怀抱,牢牢的抱紧。不习惯与人如此贴近的他其实身体僵硬得不得了,不过,她的哀泣让他渐渐撤下心头的藩篱,大手不由自主的在她滑的背脊拍抚…

  慢慢地,她停止了哭泣,而他拍抚的大手也暂缓了亲密的安慰。

  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晓依从他的怀里抬起红通通的脸,忽然大叫“我的眼睛看不见了啦!”

  符震雷不又是一阵大笑,取下她鼻梁上沾满泪水的眼镜,替她擦干净后又为她戴上。“我真不晓得该怎么说你喔!爱哭娃娃!”

  拜她的爆笑行径所赐,他们之间的气氛又恢复成欢乐融洽。

  “人家很少哭的,可…你说的话让我心好痛,哭出来好多了。”

  她那嘟着嘴的可爱动作,又让他燃起方才想一亲芳泽的冲动。

  “你又想亲我了?你的表情跟刚刚亲我的时候一样。”晓依杀风景的一番话止住了他的心猿意马。

  “哪有?”打死他,他也不承认自己会有这种蠢念头。“你为什么那么爱问问题?”他试图转移话题。

  “有问题就该问,一般人不都这样吗?”她理直气壮地说。

  符震雷苦笑以对。“是啊,木过,你的问题未免也太离谱了,除非你是故意找碴开玩笑,才会问出那些问题。”

  晓依偏头想之会,才开口说:“你觉得不是问题,可我觉得是问题啊!所以才会开口问嘛!”

  “你妈和童玲她们都不教你这些东西吗?”要他一个大男人教会她男女之间的一切,还真是一件苦差事。

  “她们教了我很多,只有男人这部分她们没教。”晓依的表情十足认真。“童玲还说我只要有她就够了,其他的不必知道太多,所以她根本没告诉我。”

  对呀!有谁会告诉同爱人,异之间的爱情事呢?唉…晓依究竟是天真?是笨?还是复杂呢?他已经被这个女人弄了思绪。

  不过,看她一脸求知若渴的模样,他也只有高举双手投降的份。

  “好了,今天没心情上班了。走吧!我们去逛逛街,换掉你这一身丑陋的衣服,不过,浪费的时间要加班补回来喔!”

  符震雷还是个打细算的老板,这点理智他还有。

  “啊…你不让我问问题喔?”她一脸不情愿。

  “好啦!准你问一个问题。”他板着脸特别开恩。“以后你每问一个问题,就得亲我一下,这样我才会回答。”

  嘿嘿,多妙的高招啊!这下她会知难而退了吧?听到符震雷的话,晓依便坑诏作的捧着他的脸,狠狠的以牙齿撞他的,然后便连珠炮似的问了一长串的问题,连大气也没一下。

  “你…真够狠的…”他捂着吃痛的嘴哀嚎。

  晓依仍是有听没有到,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你叫我‘晓依’,而我却得叫你‘老板’这样不公平!”

  符震雷瞠目结舌地望着她,只觉得天地一片昏暗,最后干脆一把将她揽入怀里,结结实实的送上一个吻。

  吻够了她,他神清气的咧开一口白牙,对着昏头转向的晓依坏坏的一笑。“告诉你,既然我是你的老板,称呼我老板就行了,其余免谈!”

  趁她还没有能力再发问,他捉起她的手,一起跷班逛街去了。  wWW.bBqUxs.Com 
上一章   五星级老公   下一章 ( → )
五星级老公笔趣阁无广告无广告免费章节由网友提供,《五星级老公笔趣阁无广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文学作品,笔趣小说网免费提供五星级老公笔趣阁无广告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